翡冷翠山居閒話

 

  作客山中的妙處,尤在你永不須躊躇你的服色與體態;你不妨搖曳著一頭的蓬草,不妨縱容你滿腮的苔蘚;你愛穿什麼就穿什麼,扮一個牧童,扮一個漁翁,裝一個農夫,裝一個走江湖的吉卜賽,裝一個獵戶;你再不必提心整理你的領結,你儘可以不用領結,給你的頸根與胸膛一半日的自由,你可以拿一條這邊豔色的長巾包在你的頭上,學一個帶領千軍的頭目,或是拜倫那埃及裝的姿態;但最要緊的是穿上你最舊的舊鞋,別管它模樣不佳,它們是頂可愛的好友,它們承著你的體重,卻不叫你記起你還有一雙腳在你的底下。
 

  這樣的玩頂好是不要約伴,我竟想嚴格的取締,只許你獨身;因為有了伴多少總得叫你分心,尤其是年輕的女伴……。平常我們從自己家裡走到朋友的家裡,或是我們執事的地方,那無非是在同一個大牢裡從一間獄室移到另一間獄室去,拘束永遠跟著我們,自由永遠尋不到我們;但在這春夏間美秀的山中或鄉間你要是有機會獨身閒逛時,那才是你福星高照的時候,那才是你實際領受,親口嘗味,自由與自在的時候,那才是你肉體與靈魂行動一致的時候。
 

  朋友們,我們多長一歲年紀,往往只是加重我們頭上的枷,加緊我們腳脛上的鍊,我們見小孩於在草裡、在沙堆裡、在淺水裡打滾作樂,或是看見小貓追牠自己的尾巴,何嘗沒有羨慕的時候,但我們的枷,我們的表永遠是制定我們行動的上司!所以只有你單身奔赴大自然的懷抱時,像一個裸體的小孩撲入他母親的懷抱時,你才知道靈魂的愉快是怎樣的,單是活著的快樂是怎樣的,單就呼吸、單就走路、單就張眼看、聳耳聽的幸福是怎樣的。因此你得嚴格的為己,極端的自私,只許你體魄與性靈,與自然同在一個脈搏裡跳動,同在一個音波裡起伏,同在一個神奇的宇宙裡自得。


  我們渾樸的天真是像含羞草似的嬌柔,一經同伴的牴觸,它就捲了起來;但在澄靜的日光下和風中,它的姿態是自然的,它的生活是無阻礙的。
 

看完文章後點點這裡做個測驗吧

 

回到短文賞析列表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旭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