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大千

 

    一襲長袍,一把長長的鬍鬚,張大千在護士小姐扶持下,顫巍巍的來到那幅巨大的畫稿前,準備再次奮力揮毫,將心中縈繞不止的一幕幕山水景物畫出來。平日心愛的黑猿,歡喜在窗外探頭探腦,彷彿也期待著主人早日完成這幅國畫史上的空前巨作--廬山圖。


  已經一年半了,八十三歲的張大千一有機會就畫,竭力向這幅世界最大的絹畫進軍,向自己的體力和繪畫功力挑戰!這幅廬山圖足足有一百八十公分高,十公尺又八十公分長,細絹的畫布釘在一個特製的大畫板上。由於畫板太大,每當畫到上部的景物時,得要爬上畫桌,跪在上面,才搆得著。張大千常常畫到頭昏眼花,必須立刻含上一顆心臟急救藥片,才緩得過氣來。然而每次一提起筆,他便渾然忘記了一切,只覺得畢生所見的山石煙雲、飛瀑流泉,全都在胸中激盪不已,非得要趕緊讓它們從筆尖流瀉出來才行。


  張大千的畫筆有很多種,作畫的方法也每次不同。有時候他先打溼畫面,看準方位後將整盤墨汁直接潑上去,再用一枝像拖把般的大筆來引導水墨,布置輪廓。有時候他在乾了的墨塊上再潑上石青、石綠等顏料,或者濃淡不同的墨汁,一層層的渲染出層次和光影。有時候他又緊握細緻的小楷筆,一筆一畫的勾勒岩石、古樹、小徑、屋宇。不論是氣勢磅礡的大筆揮灑,或者精雕細琢的工筆刻畫,都蘊含著他一生所累積的種種書畫工夫。他早年下苦功描摹各家古畫,甚至舉家遠走敦煌兩年半,在荒漠中夜以繼日的臨摹佛窟壁畫。後來長期居住海外,遍訪歐洲各國,廣泛吸收西方抽象畫的技巧。他巧妙的將西畫的長處融入國畫裡,開創出獨特的潑墨、潑彩手法。這一切的工夫和手法貫通於心胸,流注到筆端。廬山圖中的山水,筆筆有來歷,也筆筆皆獨創。


  就這樣,或潑或寫,或描或染,張大千換了大小畫筆,融合了各種畫風,將廬山的風景一一收納到畫布上去。奇妙的是,他平生踏遍名山大川,常說:「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胸中有了丘壑,下筆自然有所依據。」然而這一座他耗費了無數精力畫出的廬山,他卻未曾去過。也許他是想要藉此告訴世人,他一生繪畫山水,所用的不只是毛筆,更是他的心、他的生命吧!
 

看完文章後點點這裡做個測驗吧

 

 

 

回名人列表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旭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