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修女採訪記

 

詹怡宜 改寫自詹怡宜東石滿修女


  一位來自異國的修女,如何成為臺灣重殘兒童的守護天使?我藉著在嘉義縣東石鄉聖心教養院的訪談過程,認識了這位疼愛每個院生,如同疼愛自己孩子一般的滿詠萱修女。


  身高不到一百五十公分、圓臉上堆滿笑容,一看就令人感到親切和藹。訪談過程中認識的滿修女,個性爽朗,幾乎每一句話都是以笑聲結尾。例如,聊到她在十五年前,剛到臺灣學國語的經驗:「好難呵!有四個音呢!」她立即大聲的反應,逗得我哈哈大笑。不過,當訪問結束,跟著她走進教養院孩子們的房間,那一刻才是我真正震撼的開始。


  在此之前,看到滿修女描述孩子們的快樂神情,我一度以為這些孩子都很活潑、好動。走進房間,看到的卻是一個個行動不便、生活難以自理、幾乎面無表情的孩子。當我還沒有回過神來,滿修女已經走上前去對孩子們又抱又親,笑著對我說:「妳看,他們最喜歡這樣啦!」她開心的指著,要我看這個孩子笑了、那個孩子長大了;神情有如慈愛的母親,驕傲的炫耀自己的小孩一般。我從來沒有同時看過這麼多重殘的孩子,一時之間尷尬的手足無措。過去我自認不是沒有愛心的人,卻在這天清楚知道:我差得太遠了。


  我試著想找出一些可以激勵人心的例子,譬如:有沒有哪個孩子經過醫治後奇蹟似的好轉?或是哪個孩子在細心照料下終於痊癒回家?


  「沒有啦!」滿修女說:「我們是照顧他們直到上天堂。」  


  「妳的意思是他們永遠不會好?」她的回答令我非常驚訝。因為對我來說,這才是最困難的部分──沒有期待,也沒有希望。醫生的工作是設法把病人治好,老師期待學生越來越進步;而滿修女日復一日做著同樣的事,卻永遠無法讓她所關心的孩子恢復健康。我忍不住要問:「那麼妳的成就感呢?」人不都是需要成就感嗎?


  「成就感?」她的反應,讓我一度以為她沒有聽清楚我說的國語。停頓了一會兒,她才說:「不知道,就是……很愛他們哪!」我永遠不會忘記,她說這句話時平靜的神情,眼裡充滿了慈愛的光輝。


  原來,這就是她的成就感。當滿修女付出愛心的時候,並不期望獲得任何精神上、自我滿足的回報;甚至不奢求這些孩子,能變得比現在更好──因為她愛的就是他們現在的樣子。  


  這是出於什麼樣的信念呢?滿修女用不完全標準的國語,清楚說出她的邏輯:「他們有個權利,我們有個責任;他們的權利是『要愛我』,我們的責任是『要愛他們』。」這樣的信念、這樣的愛,讓人打從心底佩服。
  在結束採訪的回程,腦海裡只剩下一個想法:我要怎麼把心中滿滿的感動,透過報導傳達出來呢?深怕自己的文字,不足以呈現出滿修女的開朗、樂觀、無怨和無悔……。


  從嘉義回到臺北,我還一直想著滿修女的笑容。這位來自菲律賓、總是笑咪咪的修女,選擇在臺灣的偏僻角落,守護一群需要愛的孩子,默默的、無條件的奉獻出無私的愛。

 

 

看完文章後點點這裡做個測驗吧

 

 

看看其他課文

 

 

回六年級資料列表

 

 

1.作者認識滿修女的原因是什麼?提取訊息
(作者因採訪認識滿修女。)

 

2.根據課文中哪些敘述,可得知滿修女是個什麼樣個性的人?推論訊息

(⑴幾乎每一句話都是以笑聲結尾。聊到學國語的經驗,大聲的說:「好難呵!有四個音呢!」

 滿修女的個性:開朗、樂觀)

 

3.作者進到教養院孩子的房間,為什麼覺得很震撼?推論訊息

(因為作者一度以為這些孩子很活潑、好動,沒想到他們卻是行動不便、生活難以自理、幾乎面無表情。)

 

4.從滿修女的哪些舉動,可看出她是真心疼愛教養院的孩子?推論訊息

(⑴她對孩子們又抱又親。

 ⑵她有如慈愛的母親,驕傲的炫耀自己的小孩。)

 

5.作者以自己的感受,對比滿修女的大愛。例如,在滿修女驕傲的炫耀孩子時,作者卻尷尬得手足無措。請從課文中再找出一個例子。
推論訊息

(作者原本覺得自己是個有愛心的人,但是和滿修女相比之下,才知道自己差得太遠了。)

(當作者忍不住詢問成就感的來源時,滿修女以平靜的語氣說自己就是很愛孩子們。)

 

6.本課有幾個段落都以問句作為開頭,你覺得這樣的寫作方式有何目的?
比較評估

(引起閱讀的興趣、引出後續的內容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旭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